2003/07/29

致秘書一號:
因應小小請求,在日記加上兩個字
情何以堪;動容、感性、至極
短短一百二十個字;描述如此不食人間煙火般的妳

自相知、相識,四片音碟就這麼搭起『我』對『妳』
妳說所有的朋友必先以姓名學篩選過濾
不解我的姓名裡有何玄機,取得開妳心門的鑰匙
或許是機緣、亦或是隨緣,就讓這事自然行進

三十的老頭子
只剩一張嘴,一張不太『敢』講甜言蜜語的嘴
還好,有一顆純真的心、一顆天馬行空的腦袋、一雙會敲鍵盤的手
記錄下妳的美、我對妳的形容
妳給予我的感受,我對妳的體會;妳與我的幸福、快樂
但又懼怕這感覺即時消逝在空氣中,無煙、無息、無痕跡
很多話想對妳說、想跟妳講;很多很多圍繞在我的思緒裡

那日下午點上同樣的附餐;冰咖啡不加糖、芒果挫冰
行走於罕無人煙的平溪鐵道上,炙熱的豔陽
吸上一口冰咖啡、聊起鄰座的小姐、偷偷看著妳的臉龐
品嚐相同的感受、傾聽妳的喃喃細語
原想藉故,重施昔日技巧;但想想或許下次的感覺會更好,放棄


別離,讓我更是期待下一次的約會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