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6/25

淩晨兩點十分
夜裡的雨勢沒有停歇,礙於天候不允前行
湍急的河水夾帶滾滾石木
臨急搭起的野營帳
半燻半烤的蒸乾身上溼熱的衣服

心底想
這時全臺的深山野地裡是不是有另一票的他
或許是肯定、或許是否定
反正眼前就有一票黑猩猩

這計劃沉寂許久,規劃時日皆未能成行
星期三的午夜哨來簡訊
連夜檢查、確認、再確認

真是天不從人願,管他的,擇日不如撞日行
回想昨天下午雨勢如絲絮
今天確置身於荒野的無靜
做人一定要玩這麼硬嘛
未必,只是替自己爭一口氣

清早,雨勢退去,但聞湍湍溪流聲
望向河岸的兩側,獨目驚心
若大的樟木頭,不小心踹下一塊
成為我眼前的紀念


2001年農歷七月一日的清晨時分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