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世界有成、住、壞、空的過程,和外在世界一樣內情眾生也有出生和死亡的過程。在性空法界動起無明業風後形成的有情眾生,具有最初形成、中間短住、最後死亡的明顯規律,這個規律便是有為無常的現象。世間萬法有聚就會有散,有為不離生滅,有生必有死亡。當死亡到來的時候,外四大會收入到內四大之中,內四大又融入光明之中,而光明將會展現為離戲空性。
  
  相信業生世界和生死輪迴的觀點之後,我們不能不承認有一個往生世界的存在。試想如果我們拋棄這個五蘊聚合之身,立刻進入到往生世界,可是卻不知道我們自己的業力會使我們往生到哪裡?無疑這將會使我們感到莫大的恐懼和悲痛。從無始輪迴以來,我們投生到六道有情世界的次數無窮無盡,其間所受用的五蘊聚合之身也不計其數,如果我們把所有投生過的軀體的骨頭都堆積起來的話,一定會有須彌山那樣高大,再把淚水都匯合起來的話,也一定可以匯成一個大海。
  
  在無量無數的生死輪迴中,眾生彼此之間曾經建立過的父母子女和敵友遠親關係,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統計出準確的數目。看一看我們的這個心,它是多麼的無知和愚鈍,它一直就在業力的主宰之下,成了業力的奴隸,並隨業力墮入六道輪迴之中,受盡了各種痛苦。我們的這個心自從受到業力控制以後,就像裝進瓶子裡的蜜蜂,不僅無法從輪迴的瓶子中逃脫出來,相反,它還要視輪迴痛苦為快樂,難道還有比這個更可悲、更可憐的嗎??
  
  當我談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少數年輕氣盛、富足高貴的人也許會罵我癡人說夢,在他們的眼裡這個輪迴世界非常美好,說它是痛苦的海洋就等於瘋子在說廢話。不過,我仍要奉勸他們仔細想一想:你當初投生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在娘胎裡會有被髒東西包起來的不適感;然後你受業風的推動,頭腳顛倒之後,受盡擠壓之苦被生了下來;你來到這個世上的第一個感受就像掉進荊棘叢中一樣刺痛難受;接下來,你還要受盡冷暖無常、行動無力、大小便不能自理、不能保護自己、不能和周圍的人交流溝通等眾多痛苦。談到這裡,你可以用一句「不記得」的話來迴避出生和出生後兩年內所受的苦,當然人們也以同樣的話來迴避前生前世。但是,只要回憶一下從會說話、會走路到現在的人生經歷,你不得不承認自己曾經受過被他人支配的苦、學習不能如願的苦、與同伴競爭的苦、打架鬥嘴和忿怒的苦、擔心青春不能永駐的苦、貧窮且衣食不足的苦、遭遇冷暖無常的苦……其中還有事不如意、遇上困境等人們常見但習以為常的各種痛苦。在日常生活中,我們認為快樂幸福的事情中也隱含著壞苦和行苦。
  
  我們人很可憐,經常把相對於大痛苦的小苦小難視為沒有痛苦的快樂,這就像沒有吃過糖的人無法體會甜的滋味一樣。除了大小痛苦之外,沒有體驗過離苦大樂的輪迴中人不會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快樂。當我們視輪迴痛苦為快樂之後,便對輪迴世界產生了很深的迷戀,這和蛆蟲視糞坑為美麗家園沒有什麼兩樣。
  
  那些目空一切的年輕人,現在雖然是風華正茂、朝氣蓬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很快就會失去青春活力,臉上將會出現一道道皺紋,頭上將會長出一根根白髮,四肢將會逐漸乏力。當自己變成樣子難看、沒有氣力的老年人時,他們會產生痛苦和失落感,現在所有的快樂夥伴和親人朋友,到那時將會對他們越來越疏遠。五根器官的老化失靈,將造成眼睛看不清東西、耳朵聽不清聲音等障礙。潔白堅固的牙齒脫落下來之後,將無法細細品嚐食物的美味可口,也不能充分吸收食物中的營養成份。人老的時候,思維也會癡呆愚鈍起來,說話做事基本上與不明事理的兒童沒有什麼大的差異,那時人們看不慣你癡呆犯傻的樣子而與你保持距離,無形中逼你遠離社會和人群。
  
  人們把住在痛苦輪迴中的人生看成是美好人生,還要經常祈禱發願自己能夠長命百歲。但是,如果沒有成就脫離生老痛苦的不滅金剛身,長命百歲的人生又有多大的意義呢?在痛苦、無知和被動中多住一段時間之後,最終還是要進入痛苦的輪迴之中。
  
  人們飽受出生成長的痛苦和年老多病的痛苦以後,還要面對死亡的更大痛苦。死亡怨敵早就和我們開戰了,它正在一分一秒地消滅我們的生命,我們活在世上的時間正在不斷地減少。想想這一切,我們還能無憂無慮地等待下去嗎?
  
  從前體悟輪迴如夢幻魔術般的聖人,用佛法破除迷妄執著,把生、老、病、死等痛苦化為進入解脫勝道的動力,把一切苦樂都改變成增加功德的秘訣。這些聖人們常說:「我病無人過問,我死無人哭泣,若能死於山野,瑜伽心願足矣!」他們還說:「眾人所謂死亡之時,正是瑜伽士成就之時。」這就是內生微妙大樂,外變苦樂為友的大聖人!
  
  在我們現在居住的這個地球範圍內,我們人類是所有動物當中最高等的。我們可以用智慧來降伏老虎、獅子等兇猛的食肉野獸;在沒有翅膀的情況下,我們能夠製造飛機飛上藍天;我們還能潛入水底……我們具有很多值得驕傲的特長和優點。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免除死亡的辦法。在無法避開死亡的情況下,我們也沒有死後不入惡道、往生不受痛苦和取得永恆解脫的辦法。雖然有少數人知道死後不受痛苦和得到解脫的方法,但卻無意或無暇朝這方面努力,這是多麼的愚蠢啊!
  
  如果我們有來生絕對不存在的十足把握,那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但是,我們僅僅以「沒有見過」為理由來否定來生的存在,那是很荒謬的。在沒有任何令人信服的推理說明和科學證實的情況下,除了相信佛陀的了義真言之外,我們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好辦法。所以,我們不得不更加充分信任佛祖是傳達無偽真諦的無上聖尊。
  

  要放棄今天倍加珍愛的這個身體,當然要承受無比巨大的痛苦,僅僅就是身患疾病或身受輕傷都會有無法忍受的痛苦。可是,就在此時此刻,死神閻羅王已經用死亡繩索拴住了我們,我們正在逐步向死亡靠攏,年月時分在不斷地減少,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的死亡之日不久就要到來了!面對這一切,我們還能無憂無慮地消磨短暫的人生嗎?從出生的那一天開始,我們已經在向死亡靠近。如果一個人能夠活一百歲,那他出生的第二天便成了不能活一百歲的人。
  
  一個人一天的呼吸次數為二萬一千六百次,做一次呼吸就少了一次呼吸時間的壽命。我們的活命時間就像高速急流的瀑布,正一刻不停地向死亡峽谷奔去;我們的壽命又像日落西山,死亡的黑暗正在一步一步地向我們逼近。如果我們當中的一人現在是三十歲,而他能夠活到八十歲的話,那麼他還可以在世間住上五十年。他也許會認為這五十年是個漫長的時期,但是五十年中的一半是夜晚,晚上的睡覺時間就等於在半個死亡之中度過了五十年的一半,剩下來的二十五年白天的日子還要除開吃飯、穿衣和工作時間,這樣算下來還有多少空閒時間呢?我們的生命歷程,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走到了盡頭。現在,人們一般都要用工作五天和放鬆兩天來度過春、夏、秋、冬,不過對於我們而言,再長的壽命都顯得非常的短暫。
  
  今天,我們都倍加愛護自己的這個身體,拿出美味佳餚來餵養它,買來好衣服給它穿,用華麗的首飾裝扮它,想方設法服侍好它,還要講究衛生和注重行駐坐臥等等。為了身體健康和保住生命,人們發揮了全部智慧並使出了所有的精力,甚至有些人為了保養自己的身體,任意奪取其他有情的生命。這些人把殺生看得無足輕重,但是如果他們自己要是受到一點傷害的話,卻無法忍受,甚至別人說幾句不順耳的話或者因一個不友好的眼色也會使他們生氣發怒。還有少數人,為了發洩私憤,竟把無辜的人打入死牢,這些無惡不作的人,雖然自己無法忍受一點點小疼痛,但是對待別人卻沒有絲毫的慈悲心。那些自私自利的人,當死神突然降臨到他們頭上時,他們再也不能用手中的權力、部下的人馬、擁有的財富和以前的勇氣膽量來與死神拚搏,他們只能躺在床上,慢慢地體受死去的痛苦,悲傷的眼淚將會掛滿他們的臉頰,這一切將是無比痛苦的經歷。
  
  如果我們的壽命有一個定數,那也不能不說是一件好事,可壽命卻是無有定數的,這使我們不知道自己是明天死、後天死、現在死還是今晚就死去?而且,我們也不知道自己將因何緣故而死?面對這麼多的未知事情,我們應該怎麼辦才好呢?也許有人會這麼想:「我死不算什麼,比我優秀的人一樣都得死,死是不可避免的自然規律。」即便如此,可是,自己死亡以後,自己所珍愛的父母兄妹、妻子兒女將會為自己而陷入痛苦的深淵,這又怎麼能夠忍心呢?如果是我們的親人先死,當他們在中陰路上遭遇恐怖和痛苦的時候,我們卻無法保佑他們,無法陪伴他們,更無法給他們指明正道。這和在母畜面前殺死仔畜時,母畜除了悲痛之外毫無辦法沒有任何兩樣。
  
  我們的這個身體是四大的聚合體,如果出現小小的四大不協調,可怕的疾病就會在我們身上發作,在未死之前,我們就能真實體受到疼痛難忍的地獄之苦。另一方面,為了保持身體的健康,我們想盡一切辦法把美味佳餚餵給自己,但是無法意料的是當美食變成毒物以後,竟然成了毀滅這個身體的殺手。我們這個身體的殺手還有水、火、猛獸、敵人、強盜等等很多很多,可是讓我們的身體健康生存的有利因素卻不多,要知道有些人還沒有出世就死在了母胎中,有些人還沒有嘗到人生百味就死在幼年時期,有些人在年輕氣盛的時候無奈地死去,有些人則在年老珠黃、忍受無聊和受盡老苦後死去。
  
  總而言之,大則生死流轉、小則剎時即滅的無常就像吞食三界的惡魔,沒有一個有為法能夠逃脫無常大敵的吞食。因此,我們這些渺小而僅靠微弱呼吸來維持生命的人,有可能突然死在飯還沒有吃完、衣服還沒有穿好、工作還沒有做完的那一刻,到時候我們就像從酥油中抽出一根毛那樣什麼也沾帶不上,只有在親朋好友的悲傷中獨自無奈地步入往生世界。我們平常倍加珍愛的身體,變成可怕的屍體以後,人人都會避而遠之,就連自己的親友和子女也將把它遠遠地拋棄。他們也許把你的屍體埋在洞穴裡,也許把你的屍體火燒化為灰燼,無論怎麼做,他們會在你死後的當下立刻把你從活人圈裡除掉。當我們進入死人圈裡以後,活著的親友不管是給我們煙供或是燒紙,都無法肯定能給中陰世界的我們帶來什麼保佑和救助。
  
  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當中,有些人相信人死之後還會往生,有少數人則根本不相信,有些人還在懷疑往生是否存在,更有些人則根本沒有考慮和研究過往生的問題,他們就像幼稚的孩子一樣盡力避免談及死亡和往生。以上四種人中相信往生的那些人,有的不是聽信別人所說,而是經過了自己的認真思考和仔細研究,並且根據正確的教說和論證來認定往生真實存在,他們把一切疑慮都消滅在內心深處。部分人對聖尊賢師們的往生存在論深信不疑,並將這種說法廣泛傳揚,直至代代傳承不滅。
  
  不相信往生真實存在的人們,雖然很難具有確實可信的理論依據和正確說法,但是他們中的大多數人認為:以世界四大宗教為主的多數教派,都有各自的一套往生存在論。他們認為其中必有一個是對的,而其他都是錯誤的,這樣反而使他們不知道該相信誰,因而也就不相信任何往生存在論。另外,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一致認為:宗教是不同時代的少數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通過說教來愚弄人們,進而創立各種宗教經典,而這些經典都是憑空捏造、無中生有。還有部分人,除了耳聞目睹的事情之外,一概不承認任何其他事情存在的可能性,當然,他們也不承認生死輪迴和因果報應。這些人只認眼前利益,不管後果如何,經常表現出自私自利、為所欲為的處世態度。不過,這些人的立場並不堅定,當他們看見世界上無往生論者多的時候,他們會跟著吶喊助威,而當看見世界上有往生存在論者多的時候,他們又會懷疑無往生理論的可信度。
  
  懷疑往生是否存在的人很多,他們一直處在猶豫不定的十字路口,不知道何去何從。
  
  這裡,最差的就是不敢面對死亡和因果的人,他們不僅不敢想往生往世,就連「死亡」二字和有關死的問題都不敢說出來。這些患有死亡恐懼症的人們,好比要過險關懸崖,明知道懸崖很陡峭、而路就在懸崖當中、又必須走這條路,於是他們就閉上眼睛想像道路是多麼的平坦和寬廣。像這樣膽小如鼠、心胸狹窄的人,一旦遇上小小的挫折和痛苦,就會借酒消愁、麻木自己,或是萎靡不振、無以自拔。這些愚昧幼稚的人,除了自己欺騙自己之外,大多數都無有作為。
  
  談到世界觀的時候,現在議論最多的是唯物論與唯心論的區別,以及它們中的哪一種說法符合科學的世界觀。
  
  對待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明白其中幾個名詞的正確含義,在解釋教言和名詞的時候,往往會由於個人的看法和想法的分歧而出現不同的釋說。在我看來,不論是唯物論還是唯心論,只要是有根有據的正確說法,就應該認定為科學的世界觀。在說科學的時候,我們不應該僅僅局限在物理、化學、天文、地理等狹小的範圍內認識科學,我們還應該把研究所有萬法中得出的正確無誤的究竟結論,以及萬物的本質真理都納入科學理論之中,只有這樣才能建立完整的科學理論體系。用一句簡單的話來說,就是我們常說的「科學」應該是正確無誤的真理,從這個意義上看今天的科學進步,在這個世界上恐怕還很難找到一位在科學造詣方面登峰造極的人。
  
  我們凡人的眼睛無法看見的原子等物質,當今的科學家們不僅發現了它們的存在,而且還利用其巨大的能量創造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科學奇跡。我們應該明白,當今的科學家們還沒有發現的許多自然界奧秘,將來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會逐步揭開其神秘的面紗,到時候我們世人今天連想都沒有想過的許多科學奇跡,將展現在這個世界上,也許連外星人都看得瞠目結舌。今後,我們人類將會一次又一次地探索出只有外星人才知道的宇宙奧秘,我們還會發現許多用肉眼看不見的物質。如果依今天唯物論大師們的說法,把一切看不見的東西都判定為唯心論,那麼一百年前世界上還沒有飛機的時候有人要是談論飛機的話,他也是唯心主義者嗎?如果是這樣的話,今天當飛機在人們眼前飛來飛去的時候,前面的唯心主義者不是又變成了唯物主義者嗎?
  
  今天的唯物論大師們,如果要把無形無聲的心識活動假說為唯心主義,那麼他們可以否認禪定的威力、修心的成就、身體化為虹光、體知生死前後等神秘奇跡,但是,他們如何否定當人們心情好的時候有說有笑,心情不好的時候傷感流淚等心理活動現象呢?
  
  我們的身、口、意三門裡面,意就像國王,身和口就像奴隸。這個簡單的比喻人人都能明白領會,如果把所有看不見的無形之物都說成是無中生有和不符合科學理論,那麼針對無形物質的全盤否定,又怎麼能夠符合科學的世界觀呢?離萬物的本質相隔十萬八千里的謬論就符合科學的世界觀嗎?
  
  一個沒有任何偏見的研究工作者,應該是既沒有受過佛教的恩惠,也沒有受過其他學說的影響,而能夠站在公正的立場上用正確的理論引導人們走向正道。這種人應該以公平正直的眼光看待一切萬法,以公平正直的思路分析和研究諸法。
  
  自從人類進入原始社會以來,就把力量超過自己的大自然和日月星辰當作偉大的神來崇拜,於是具有濃厚迷信色彩的原始宗教就在世間傳揚開來。接下來,各個時代的封建統治集團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以及順應社會和大眾的需要,護持並參與創立了各種宗教學說,一時之間眾多宗教遍及世界各地,大量五花八門的宗教理論道出了各自的世界觀和倫理學說。但是,當我們用科學的眼光看待各種宗教理論,並用論證的方式進行分析研究的時候,我們發現其中的很多理論漏洞百出,並不值得人們全心全意地信仰。反過來,如果把所有的宗教都說成是統治集團的統治工具和假學說,那也未免太過武斷,起碼這種說法不符合客觀事實。無論是什麼樣的宗教理論,如果對其進行認真仔細的分析和研究,必定能夠從中找到很多正確有用的說法,而且還能找到具有很高價值的各種人間正道和究竟理念。
  
  面對世間眾多的宗教理論,人們在其中選擇一個正確無誤、值得永遠信賴、以及無比殊勝的教法不僅是當務之急,而且也是關係到往生能否快樂的重要大事。我們觀察選擇自己所需要的宗教法寶時,要從現量、比量、深密比量三個方面來著手分析論證,從中判定哪一門宗教理論最具價值、最符合科學真理和最能夠令眾生離苦得樂,我們還要瞭解哪一門宗教的開山祖師是全知聖尊,哪一位祖師所宣說的道法正確無誤。哪一種道法能夠讓我們眾生證取離苦得樂的正果?除此之外,我們還要去調查瞭解哪一位祖師傳的是正道?修其道法之後所證取的終極聖果是僅僅進入善道,還是體證了恆久快樂的解脫正果?修哪一門教法會讓我們弊多利少,並且最終誤入邪道等等。
  
  在觀察研究以上問題的過程中,除了現前諸法之外,如果還能夠全面徹底地分析研究不現前和最不現前的諸法,我認為是登峰造極的科學進步。今天被譽為科學家的專家學者們,如果要把自己的研究推向最高峰的話,我認為不會超出以上不現前和最不現前的領域。由此可以看出,我們在分析辨認善與惡、正與邪的時候,一定要有一個科學的正確結論。我們要在正確的分析研究中找到正確的道路,即使我們沒有找到最殊勝、最符合科學真理的道法,只要我們找到一個在當今世界上被人們普遍信仰的宗教,我相信這類宗教的教法中一定不會缺少除惡揚善、因果報應等微妙成份,然後我們可以在其基礎上知道如何去尋找最終的正道。我們還應該明白,即使誤入邪道的失敗經驗,也可以令我們踏上正道,並且永不回頭,就像印度的馬鳴大師一樣。
  
  萬物剎時即滅的毀滅大師是時間,只要時間一到,就連我們現在居住的地球也會毀滅消失。時間的主宰者是死神,在死神面前,就是可以活上很多億年的天界眾生也無法逃脫其魔爪,更何況我們這些壽命無常的人類。每個人無論是高貴與低賤、富足與貧窮,都難逃一死,都會被死神吞食。對於眾生而言,惟一最可怕的大敵就是死亡,一提起死亡,幾乎所有的有情眾生都會心寒膽戰。
  
  當然,也有例外。我這一生,就曾親眼看見過兩種活在人世間、對死亡沒有絲毫畏懼、並從內心深處喜歡向死亡靠近的人。一種是染上癌症等無法救治的絕症以後,經常遭受劇烈疼痛的折磨或者身心受到很大摧殘的人,他們懼怕繼續活著,希望用死來了結一切。另一種人是起初因為懼怕死亡而入修善法,在修煉深密心要秘訣之後,從內心深處生出智慧光明,當體證無滅本體佛位並得到勝義恆久快樂時,他們樂於迎接死亡的到來,就像天鵝飛入蓮花湖中一樣,能從牢獄般的人世間進入到蓮池般的快樂淨土,這當然是最值得喜悅和無比快樂的事情。除了這兩種人以外,其餘的人都非常懼怕死亡,甚至有些人在臨死的時候捶胸頓足,又哭又喊,淚流滿面。還有一些人,他們雖然不喜歡死亡,但是由於畢生努力修持善法,所以他們臨死時無怨無悔、平靜安祥,這樣的人我也見過不少。
  
  比如在西藏,有少數並非高僧大德的在家人,他們臨死的時候能夠做到身體端坐、嘴裡發出「呼」聲以後安祥地死去。更有部分在家修法的居士,成就了虹化光身,死去的時候只留下毛髮和指甲。身體的血肉骨頭等其餘部分,就像彩虹消失在天空中一樣無影無蹤。大多數西藏人在臨死的時候,能夠祈禱上師三寶,並且在雙手敬信合十中平靜地死去。少數西藏人在臨死之際,會把《極樂全境圖》和《銅色吉祥山圖》等淨土的唐卡掛在眼前,看著淨土圖,觀想淨土全景,然後在雙手合十祈禱中安祥地死去。
  
  當然,並非所有的西藏人臨死的時候都能安詳寧靜,有極少數生前宰殺過家畜和野生動物的殺生之人,在臨死之際,會出現被自己所殺動物追趕的幻覺,他們的心中充滿恐懼,嘴裡哭喊著說:「打死它們!趕走它們!快呀!快……」還有少數極度貪戀此生快樂和金銀財寶的人,臨死時,因為無法從心中割捨對財物和親人的眷戀,顯得非常痛苦,他們臨終的眼睛緊緊盯住貪戀對象,死不瞑目。
  
  能夠祈禱上師三寶和忠心敬信上師三寶的虔誠皈依者,當死亡來臨的時候,心裡並沒有什麼痛苦。就像有人護送過險關一樣,他們早已有了迎接死亡的心理準備。西藏人常說:「可以皈信的對象是上師三寶,可以談心的對象是恩重父母。」皈依敬信上師三寶,就不會在今世和往生誤入邪道;與恩重如山的父母談心,就不容易被欺騙和利用。
  
  少數人在死亡的過程中,能夠觀想佛國淨土、在禪定的境界裡達到空性和智慧的和合、修煉往生秘訣心法、身體化為微塵而消失或者成就虹化光身等等,這是極為殊勝的。這樣的人面對死亡的時候,不僅沒有絲毫的恐懼,而且還會充滿喜悅,這對家人來說,不失為一件沒有痛苦和悲傷的好事。快樂安祥和無比奇妙的死亡之法,還能給所有在場的人樹立好的典範,令所有與其結緣的人都得到好處。
  
  那些畢生幹盡壞事、罪業深重的人,臨死時如果沒有任何皈依祈禱的對象,將會悲慘地流著眼淚、雙手空空地步入死亡之道。對於這樣的人,就是一百位慈悲的如來佛同時把慈悲陽光照在他的身上,也不能改變他的痛苦命運。因為罪業是他自己造的,他必須自己承受報應,而且他的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敬信心,這樣一個充滿污穢知見的人,死後除了投生於地獄鐵城之中,不會再有別的出路。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看見有人生了孩子以後非常高興,興師動眾地大搞慶祝活動。每當辭舊迎新的時候,人們也要興高采烈地舉行慶祝活動,而當有人死亡的時候卻要舉行悲傷的哀悼活動。對於這一切,如果我們能夠仔細想一想,就會發現我們所做的這些都是迷妄顛倒。小孩子生下來不僅從此要向死亡靠攏,而且從生的那一天開始就要體受人生的痛苦,有什麼值得高興和慶祝呢?依此看,小孩子剛生下來哭的時候,我們也該跟著大哭一場才是。再來看看我們的一生,壽命是那麼的短暫,又那麼的無常,每當我們短暫的壽命減少一年的時候,我們應該痛苦惋惜,怎麼還要迎新年、搞慶祝呢?而當一個人死去的時候,他是脫離了使一生痛苦不堪的污穢身體,如果死去的人死後還能夠往生到清淨極樂剎土,那麼死亡對於這個人來說正是快樂時光的開始。對於這樣的美好喜事,我們應該開開心心地給亡人搞一個歡送活動才對,可是那些深陷於迷妄執著泥坑中的人們,還以為死者是離開了幸福樂園,非得痛哭悲傷一陣不可,這真是應和了常言所說「地獄眾生以為地獄美」。輪迴眾生在今生今世的所作所為,就是這樣一場迷妄和愚癡的生命遊戲。
  
  當我們踏進死亡的門檻時,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也無法向任何人提出請求免除一死,有情到了壽終命絕的時候,就是藥師佛來了也不能延長其壽命。「既然眾生都難免一死,我死也無所謂」,有人如果抱以這樣的態度來面對死亡,是沒有任何好處的,如果對往生的因果業報又持懷疑態度的話,那就更不利了,因為這將成為往生受苦的業因。
  
  一個人在臨死的時候應該具備六隨念,即憶念師、佛、法、僧、持戒和佈施。佛祖曾經開示:「要作如下之憶念,諸法本性清淨故,要修無相無實心;具足菩提心之故,要修廣大慈悲心;自性無觀光明故,要修無有執著心;心能生出智慧因,莫向別處求佛性。」除此之外,還要真實修證佛經中宣說的十一想,即不貪戀此生之想、發慈悲心於眾生之想、捨去所有仇恨之想、渝戒眾罪懺悔之想、接受清靜眾戒之想、減輕重大罪業之想、不畏往生世界之想、有為諸法無常之想、所有萬法無我之想、涅槃寂靜之想。還可以多多觀想極樂淨土全景,為往生極樂淨土積累福慧二資糧,大發無上大乘菩提勝心,並且把全部善業回向於入登清淨佛土之因。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