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常說的甘露,是指既能治病又能救命的一種良藥。甘露是天界眾神靠前世福業得來的可延長壽命的聖物。我們把微妙佛法比喻為甘露,是因為佛法能醫治並除滅輪迴的痛苦。我們的這個由外四大和合而成的血肉蘊身,當四大不調的時候就會產生疾病。生病和飢渴寒暑都是外在的痛苦,對於外在的各種痛苦,我們可以採用生化藥物和改善衣食等外在的方法來解除。?
  
  所有痛苦的根源是我們心中的無明煩惱,要治滅這個無明煩惱頑症,只能依靠寂靜的佛法良藥。到目前為止,除了佛法妙藥,我們再也找不出第二個能夠對治煩惱頑症的良方。佛法可以令我們從煩惱痛苦中解脫出來,讓我們最終得到恆久不變的極樂果位。佛法就像除病免死的甘露聖藥,所以,我們稱佛法為醫治內在心病的甘露。
  
  所有墮入三界輪迴世界的眾生,是以俱生無明為直接前因,以遍計所執為間接條件,在迷妄的控制下來到世間的。我們都被三苦纏繞,這和落入黑暗的牢獄沒有什麼兩樣。我們正在遭受煩惱病痛的折磨,處境非常悲涼。微妙殊勝的佛法是我們脫離苦獄災難的最好辦法,她寂靜溫和的特性可以除滅內心煩躁不安的疾患,她和治病效果最好的良藥妙方沒有任何差別。
  
  貪慾、嗔恚、愚癡、輕慢、嫉妒等煩惱如毒一般,是所有痛苦的根源。我們不能被煩惱毒根所控制,我們常說:「擁有自由是快樂,受人控制是痛苦。」這句話不僅可以形容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可以比喻心與煩惱之間的關係。如果我們的心被煩惱控制,那麼我們不僅要受往生的痛苦,而且還要受盡此生的各種痛苦。?
  
  心被貪慾控制時,我們將會偷搶他人的財物、挪用公款或貪污受賄等,這樣做的結果不僅這一生要受到法律的嚴懲,而且往生還要遭受業報的痛苦。慾望過度而做出邪淫等不合天理人情的壞事,不僅會招來身心上的負擔和痛苦,而且因此負傷送命者也為數不少。破戒常會危害人的身體健康,使人失去外表的光彩,甚至有人因此染上哮喘病而死亡。?
  
  心被嗔恚控制時,我們將會不顧一切地咒罵別人,傷害別人的心,並且無故挑起爭端。如果一個人因一時的憤怒而與他人打架,或是動手殺傷他人,最後自己和對方都會成為受害者,結果只能是讓人後悔莫及。氣憤還會使人患心臟病等疾病,在惡意傷害他人的同時也嚴重地傷害了自己,所以,罵別人一句和刺自己一刀並沒有什麼兩樣。一個病人一年精心治療的效果,可以在一時的氣憤中消失殆盡。?
  
  心被愚癡控制時,我們將會不知道善惡取捨,活像一個畜生,只知道吃、喝、玩、睡,在不明是非、無所事事中虛度一生。其結果是既枉費此生,又耽誤往生,並且會引來眾多輪迴痛苦。?
  
  心被輕慢控制時,我們將會詆毀和侮辱別人,最終除自己以外周圍全是敵人。輕慢是敵多友少的根源,會引來眾叛親離的悲苦。過度自以為是會造成無法忍受小挫折,遭受非比尋常的大痛苦。輕慢得意會使我們失去很多的快樂時光,令我們永遠在過分滿足虛榮和刻意強求自尊中痛苦掙扎。?
  
  心被嫉妒控制時,我們將會當面或背後辱罵他人,處處與人比高低,時時和別人過不去,其結果便是自取報應。詆毀別人會導致別人詆毀自己,辱罵別人同樣會招來別人的辱罵。這種因果報應的自然法則就像照鏡子,看到鏡子裡自己的臉又髒又黑,我們不能責怪鏡子,只能怪自己太不愛乾淨。充滿嫉妒心的人,不會有快樂和幸福的時光,他心裡的痛苦,無法用任何藥物和創造好的生活享受來除滅掉。?
  
  心被慳吝控制時,擁有金山銀山也不會感到滿足。我們西藏人常說「慳吝之人常貧窮。」過度貪婪造成的吝嗇,會令人過分地節衣縮食,永遠要過艱辛困苦的生活。吝嗇的人永遠受苦受累於積攢財產和保護財產,人生的美好時光都浪費在積財守財之上,這種人是現實生活中活生生的餓鬼。吝嗇之人死亡的時候,將空手赤裸裸地進入往生世界,辛苦一生所積攢的財物一分都帶不走,能夠帶走的修法善業也少得可憐。吝嗇之人的一生沒有快樂和幸福,他們白天忙忙碌碌,夜晚也很少能夠安寧。為了積財守財,他們的身心每時每刻都在承受沒完沒了的痛苦。?
  
  從無始輪迴伴隨而來的妄念煩惱,已經習以為常地成了我們三界有情生活的一部分,我們要馬上把這個煩惱除掉是很難做到的。但是,我們能夠在產生大煩惱的當下,心靈不受其影響,並且找出消滅所生大煩惱的方便計策,這就是微妙對治法,我們把消滅煩惱的對治法稱作甘露良藥。醫治身體疾病的良藥妙方,可以在世界各地的醫院裡找得到,但是醫治內心煩惱的良藥妙方,只能求助於上面所說的對治方法。可以肯定地說,就是最好的醫生也沒法解除任何人的內心煩惱。?
  
  所有的過患和禍害都是煩惱直接造成的,煩惱既招來了往生的所有痛苦,也是造成這一生所有苦惱的罪魁禍首。就算有些人不承認往生的存在,但面對這一生的現實問題和為了保護倍加珍愛的自身,我們也應該控制和減少上述煩惱。如果任煩惱自由發展,我們必須具備不畏一切艱難險阻的勇氣,並且帶著這個勇氣與各種痛苦進行頑強拚搏。在以往這樣的拚搏歷程中,被煩惱製造的痛苦所征服的人多不勝數,所以,想與痛苦拚搏還要有長期堅持的信心,不能指望哪一天能夠戰勝痛苦。?
  
  在藏醫學的理論中,認為煩惱為生病之因。藏醫學認為所有的疾病分為風病、膽病和涎液病三大類。其中貪慾會產生風病,嗔恚會產生膽病,愚癡會產生涎液病。根據這個理論就得出了一個結論:煩惱三毒成了發生所有疾病的根源。
  
  風病、膽病和涎液病三個根本疾病的主要所在部位分別是:風病在腰部以下的下體部位,膽病在肝部等身體的中部,涎液病在腦內等上身部位。三者失去平衡協調後,疾病就散於膚外,遍佈肉中,流過脈道,滲入骨骼,降至五臟,落入六腑。上述疾病細分共有四百二十四種,合起來則歸入熱、寒二病之中。風或氣分為持命氣、上行氣、下行氣、平住氣和通行氣五種。膽分為消化膽汁、容光膽汁等五種。涎分或涎液分為根基涎、研磨涎、嘗味涎、饜足涎等五種。此外還有血、肉、脂肪、骨髓、精液等七種身體元氣,以及大便、小便、汗液三垢。以上總共二十五種物質元素如果各自的功能發揮正常,相互之間協調平衡運行,身體就會健康正常,身體外表也充滿光彩。反之則功能紊亂、失去平衡而遭受疾病的折磨,甚至喪命死亡。?
  
  根據分析我們知道:導致最終喪命的疾病最初還是來源於煩惱。任何一種煩惱熾盛過度之後,必將由此產生結果——疾病。我們生病之後,就像中毒一樣難受,因此,我們把貪、嗔、癡三根本煩惱稱作三毒。?
  
  煩惱既能滅除眾生這一生的幸福和快樂,又能導致往生遭遇種種難以忍受的痛苦。我們對此有了清醒的認識之後,要像常言所說的那樣,在遭遇煩惱的時候分曉是否修好了佛法。如果我們能夠從現在開始把煩惱除滅或轉化在正道上,利用各種方便法門讓煩惱遠離你和我,那麼我們可以因此減少很多疾病和痛苦,我們的身體肯定會健康舒適起來。身體舒適能夠令心情愉快,心情愉快可以進一步減少疾病,從而達到健康長壽的目的。?
  
  一個人貪慾小、易滿足就能事事如意。概括起來說,健康長壽和萬事如意都可以在消滅煩惱中得到,具有這種美好人生之後,可以使人人都自行具備高尚的品德,具有高尚品德的人,不會也不可能傷害他人。我們都知道,避免彼此傷害是眾生都感到歡喜的事情,而令眾生歡喜的事業恰好是最無上的利生善業,也是至高無上的離惡積德,「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可以在己心不受煩惱控制、在消滅無始輪迴以來形影不離的煩惱敵人之中就能實現。佛祖親口告訴我們「自淨其意,是諸佛教」,心不受煩惱影響而寂靜自在就是「自淨其意」,也是使身心充滿快樂的靈丹妙藥。?
  
  無論佛祖曾經宣說與否,只要有一個使身心之中能夠產生暫時和恆久快樂的道法,我們就要毫不猶豫地依止這個道法,學習和修持這個道法。要知道身心快樂是我們長期夢寐以求的目標,所有的動物晝夜不分地忙碌不停,為的就是追求身心快樂。?
  
  當自己得到身心快樂之後,不能就此停止,我們還要想到家人和親友也同樣需要身心快樂,再進一步想到眾生都厭惡痛苦,嚮往快樂。要對不知如何創造快樂之因、在無知愚昧中忙碌不停的眾生產生慈悲憐憫之心,由此我們會希望所有眾生都能步入快樂勝道,這種想法恰好與佛陀的教法不謀而合,其中我們還找到了佛陀展示的無上微妙正道。根據以上各方面的分析,我們得出了一個結論:所有追求快樂的有情,想要真正成就快樂,就必須走佛陀的妙法正道,沒有比佛法更方便的捷徑,這是明明白白的真諦。?
  
  從前,佛祖釋迦牟尼在世的時候,印度有一個地方的國王不施行善法德政,國王草菅人命,他乘騎的大象踩死了許多無辜百姓,使這個國家的臣民苦不堪言,在悲憤欲絕中有五百名高貴種姓的女子出家當了尼姑。她們出家之後,經過多方尋找,遇上了大德比丘尼青蓮相。她們向青蓮相頂禮膜拜後訴說道:「我們在家的時候整天忙於家務勞作,如今雖已出家,可還是無法擺脫貪慾煩惱的糾纏,因此,請求上師慈悲攝受,給我們開示讓凡心遠離貪慾的法門。」
  
  青蓮相開示說:「貪慾如猛火,可以燒燬身心,身心被火燒就會發生相互傷害的惡事,其結果是長期墮入惡趣世界,永無解脫之日。」
  
  青蓮相接著說:「在家如在牢獄,我從前是高貴種姓家的千金,嫁到同等種姓夫家之後,不久生下了第一個兒子。當我身懷第二胎時,我和丈夫帶著兒子回娘家,中途因身孕不適,只好在一棵大樹下過夜,半夜我生下了第二個兒子。到了第二天,我發現睡在我旁邊的丈夫已經被毒蛇咬傷致死,這意想不到的飛來橫禍,使我極度痛苦,昏倒在地。待從昏迷中甦醒之後,我只好背著大兒子,懷抱小兒子踏上了回娘家的路。」?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是孤身一人,沒有找到同路的夥伴。回家的路要經過一條大河,我先抱著小兒子過了河,到了河對岸放下小兒子後,我又回來接大兒子。當我到達河中間時,悲劇發生了,大兒子看見我就跑過來跳入河中,河水像惡魔一樣頓時淹死了我的大兒子,無可奈何之下,我不得不返回到河對岸。到了河對岸,發現小兒子已經被野狼吃掉,看著地上留下的血跡,我再一次痛苦地昏倒在地。從長久昏迷中甦醒之後,我孤獨地踏上了回娘家的路。」?
  
  「當我來到離娘家不遠的地方時,遇上了一位遠親。這位遠親告訴我家裡發生了不幸的遭遇。原來我的娘家發生了火災,一場大火不僅燒掉了房屋和全部財產,還燒死了全家所有的人。聽到這個噩耗,我又因痛苦難忍而昏倒在地。待我再次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這位遠親扶我到他家裡,給了我很好的照顧。在遠親家留住一段時間之後,我便嫁給一位同等種姓的男人。不久,我再一次有了身孕,就在我生孩子的那一天,我的第二個丈夫到一戶人家去參加酒宴,丈夫酒醉歸來時,我正在床上生孩子,丈夫見沒人給他開門就撞開了門,他一進屋裡,就怒氣衝天地來到床邊,對我拳打腳踢,無論我怎樣解釋,他還是對我大打出手。最後,丈夫瘋狂地殺死了剛生下來的兒子,並把兒子的屍體煎在油鍋裡逼我吃下去。悲憤交加的我絕望地離開了那位凶殘的丈夫。」?
  
  「當我離開第二個丈夫,準備漂泊異地他鄉時,在一棵大樹旁邊遇上了一位年輕男子,他剛失去愛妻,正在亡妻的墳前痛苦地哭泣。我與他同病相憐,互相訴說各自的痛苦之後,我甘願做了這位年輕男人的妻子。可是好景不長,不幸的事情又發生了,我和那位年輕男子結婚不久,他就染上重病而死。按照當地的習俗,我要作為陪葬品與他一起埋在墓穴裡,就在我被活埋的當天晚上,盜墓人從地下把我挖了出來,並逼迫我做了盜墓頭領的妻子。此後不久,我那盜墓頭領丈夫被國王抓獲,並且處以死刑,我再一次變成了陪葬品。我被埋在地下三天後,墓穴被野狼挖空,我又一次得以死裡逃生。」?
  
  「這一切發生之後,我的心悲痛不已,徹底看破了輪迴紅塵。當時,我只想皈依佛陀,以求身心得到解脫。我向佛陀所在地走去的時候,佛陀看出了我開化的時機已經成熟,親自來到很遠的地方迎接我。見到佛本是莫大的榮幸,可是我因赤身裸體而感到羞愧難當。我用雙手蓋住乳房,跪坐在地上,然後仰望佛陀。佛陀請阿難給我衣服,穿好衣服之後,我向佛陀頂禮膜拜,並請求佛陀恩准我出家。佛陀慈悲攝受了我,並把我交給眾生母,讓眾生母領我出家,給我開示佛法。經過勤學苦修,我很快便證得了阿羅漢勝果,還能通達所有三時諸法。」?
  
  聽到這裡,眾比丘尼請求青蓮相說明發生上述事情的原由,於是青蓮相接著說道:「在我前世的時侯,一個富有人家的男主人娶了一妻一妾,我便是那正房妻子。後來,小妾生下一個男嬰,正房妻子因為嫉妒,用針扎死了那個男嬰。事發之後,小妾為討回公道要正房妻子承認殺害了男嬰。正房妻子不僅沒有承認自己的所作所為,還發誓說,如果是她殺死了男嬰,那麼她的往生往世裡,丈夫要被毒蛇咬死,兒子要淹死在河裡或被狼吃掉,自己反覆被活埋,吃親生孩子的肉,家裡遭遇火災,父母家人都被燒死。正是以上惡行和誓言,令我今世遭受報應,從而經受了種種痛苦和折磨。」?
  
  青蓮相繼續說道:「我有幸受到佛陀的攝受,得證阿羅漢果位。原因在於以前某一世的有一天,一位緣覺佛到一戶人家門前化緣,那戶人家的女主人對佛產生了真誠的信仰,並獻上了豐盛的齋飯。那位緣覺佛給女主人顯示了各種神通法力,讓女主人發弘願將來自己要成就像緣覺佛那樣的法力功德,這樣我在今世就獲得了阿羅漢解脫果位。」?
  
  聽了青蓮相的開示,五百名尼姑當下就滅除了貪慾煩惱的痛苦,經過修持善法,都證得了阿羅漢的果位。?
  
  佛陀善於方便說法,具足慈悲和智慧,針對眾生八萬四千個煩惱,宣說了八萬四千個對治法門。所有煩惱的根都在三毒之中,因此,八萬四千個法門也可以歸入到三藏或四藏之中,貪慾煩惱的對治法有二萬一千部律藏;嗔恚煩惱的對治法有二萬一千部經藏;愚癡煩惱的對治法有二萬一千部論藏;三毒共有的對治法有二萬一千部密宗法藏。所有三藏法門宣說的內容都離不開戒學、定學、慧學三學,戒、定、慧三學可以包容一切顯密道法。微妙佛法還可以歸入到教、證二法之中,其中教法為三藏法門,證法為三學內容。?
  
  我們學習佛法,首先要聞學佛語經典和傳承大師們的論述著作,其次要對所聞學的法義進行認真地思考和分析,然後要把思維分析得出的結論真義用於實踐修習。這一切就像爬樓梯,要從低處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地往高處爬。我們先要接受別解脫戒,這個別解脫律儀可以分為男居士和女居士、正學女、沙彌和沙彌尼、比丘和比丘尼、近住共八種。這八種戒律如果被殊勝願心所攝納,那就成了大乘別解脫律儀。?
  
  用厭離輪迴之心來接受別解脫戒之後,我們要聞思和修持聲聞法門,然後以圓滿儀軌接受菩薩戒。菩薩戒有兩種,即從彌勒佛傳至無著菩薩的廣行派和文殊菩薩傳至龍樹菩薩的深觀派,我們在受戒的時候,可以接受其中的任何一派。受完菩薩戒,我們就要聞學中觀法門,印證人無我和法無我。最後要接受無上殊勝密法的灌頂,聞學果位密宗勝法,並在努力修行中獲得無上斷證功德。?
  
  顯密佛法的修學次第是先學顯宗,再學密宗。對於顯密佛法和大小乘佛法,我們不能把它們看成是幾種互不相干、根本相反的不同法門。就像一種疾病根據患者的年齡大小不同,而採用不同的治療藥物和治療手段一樣,眾多佛法也是根據眾生不同的根基和悟性宣說出來的。但是,我們必須肯定,所有的佛法都能成為一個人開悟成佛的正道,其中從來就未曾有過相互矛盾的內容。如果我們不懂得這個道理,那麼我們只能以盲人摸象的方式學法修法,其結果一定與迷失方向的外鄉客一樣,永遠也到不了目的地。在沒有任何得道徵兆和功德表現時,我們很容易丟失正道,偏離心法。?
  
  對於修學大乘佛法的人而言,主要任務就是修證二業任運成就的圓滿佛果。修成圓滿佛果的主因是微妙菩提勝心,諸佛的遍知智慧也是從慈悲心和菩提心中產生的,方便道法的作用只能是令其圓滿成熟。產生菩提心的根本原因,在於認清輪迴本性為痛苦,相信輪迴眾生曾經是自己的父母,知道眾生父母與今世的父母一樣恩重如山。如果我們只求自己一個人解脫,不為眾生著想,那是自私自利的行為,因此,我們要有報恩於眾生父母的心願,要有使眾生幸福快樂的慈心和讓眾生永離痛苦的悲心。如果我們自己沒有產生真正的菩提心,那麼,無論我們修學什麼樣的殊勝道法,都不可能得到任何正道真功德,這與紙老虎、假油燈一樣徒有其表,沒有什麼實際作用。?
  
  修學佛法的人,首先要有厭離心、菩提心和清淨正見。在此基礎上積累二資糧,勤修三學,常具四無量心,堅持行十善、六波羅蜜多法,最後,可以把解脫無上佛果在即身即世修煉成就,並可以向污穢輪迴苦海說一聲再見。這便是無與倫比的永恆快樂之寂靜。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