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無始輪迴到今天,我們在無盡的輪迴流轉中忙碌不停,從未有過閒暇時光。前生前世的所作所為,就像昨夜的一場夢,總是處在連續不斷的迷惑和沒完沒了的行動中。我們可以試問一下自己,我到底是誰呢?在尋找答案的過程中,我們發現自己的名字是父母取的,不能說名字就是「我」。我們身上的血和肉等物質成份,是各種微塵元素的聚合體,這和泥土塑造的人像沒有什麼差別,在其中也無法找出「我」在哪裡。再看看我們的心識,它一直處於迷惑不醒悟的無明中,今世它投入到人的身體裡,我們就認為它是人,前世它曾投入到狗的身體裡,我們應該說它是誰呢?下一世它投入到蛇的身體裡,我們又說它是誰呢?面對變化多端、輾轉投身的心識,我們永遠也得不出一個肯定的結論,更不能把廣泛納入輪迴習氣的無明心識說成是「我」。還有,對於「心識」我們永遠也無法說明它是什麼東西,我們怎麼找也找不出它的形狀、顏色和大小來。
  
  其實,我們所執著和維護的「我」,就是由迷惑「心」假立產生的。我們認為是「我」的主要組成部分是身、口、意三門,其中身就像奴隸,口就像信使,意就像國王。如果我們的心能夠進入無迷正道,那麼我們的身和口,就可以隨之自然而然地進入清淨正道,並且可以消滅從「我執」迷惑中產生的所有痛苦。?
  
  在心向善法、破除迷惑之根——「我執」的過程中,首先要皈入佛法勝門。皈入佛門時需要知道佛法由滅、道二諦組成。所謂的「滅諦」,就是指涅槃成佛;「道諦」,就是指涅槃成佛的道路。要取得最終的覺證佛果,就必須首先學修得果之因——佛法。求取佛法,要依靠通達所有法門的善知識。在依止善知識學修佛法的時候,為了結下善緣,要對佛法和開示佛法的上師進行禮敬供養。在聞學佛法的過程中,特別重要的是要有三善(初善發心、中善無觀、後善回向)勝因。?
  
  三善之中的初善是為方便修法而大發願心。要發願:我要讓眾生脫離痛苦因果,將眾生置於圓滿佛果位,為此我要聞學佛法。這個願心就像鐵鉤,可以讓善根勝種得到很大的提升。
  
  三善之中的中善是為了使善業不被惡緣抵消而正行修無觀。要領會基位大中觀、道位大手印、果位大圓滿三者的見解。初入佛門的人,其觀點能夠接近以上三見解,就可以視為正確。所有世間諸物,雖見其有但沒有真實本性,一切就像魔術、夢幻、海市蜃樓、水中月影一樣應視為不實之物。對佛法聞、思、修時,要集中身、口、意三門的所有精力。
  
  三善之中的後善是為增長善業而進行回向。當修法行善告一段落的時候,如果不立即把善業回向給利他成佛之業,那麼體受一次善報後善業便會消失殆盡。還有,累世累劫積聚的善業,會被剎時的怒氣破壞消滅掉,對善行產生懊悔或炫示善業,也會使善業減少或毀滅。為使善業不受破壞,回向時要有修法者、所修的法、修法行為三輪虛無、空性的領悟心,在此心與慈悲菩提心無二和合中回向、發願。換句話說,就是在正見的引導下以三輪體空之清淨心回向,這種回向法是無毒清淨回向。?
  
  接近無毒回向的回向法:觀思我在三世累代中所積累的善業、佛與佛子們所擁有的無漏善業,以及眾生具有的全部有漏善業都合為一體,為了使眾生都取得圓滿佛的果位,遵照從前佛與佛子們以三輪清淨之心回向善業的方法,我也把善業回向給眾生。?
  
  以上三善,是皈入大乘法門者修取解脫佛果的微妙三法寶。?
  
  產生廣大願心菩提心等起——利樂眾生、具足二業的微妙菩提心之後,要生發廣大方便深密等起之心,即宣聽密宗金剛乘法門時,要觀想上師、眷眾、法、處、時五者圓滿。
  
  如果視上師為普通凡人,那麼這個人將不會修出任何成就,所以,在五圓滿之中首先要把上師視為真佛。上師的智慧密意為法身,其智慧幻化相為色身,法身和色身無二和合為雙運金剛身;明空為身金剛,響空為語金剛,覺證為意金剛,如此具足三金剛本性之上師是九皈依境的性相。
  
  眷眾圓滿:因為眾生都具有佛性,未來都可以成佛,所以,我們應該視學法眷眾為空行勇士和空行母。
  
  處圓滿:清淨上師和眷眾不可能在不淨之處安住,所以,我們應該視師徒傳法學法之處為無上密剎佛國。
  
  法圓滿就是光明大圓滿法等。
  
  時圓滿就是恆常無斷時輪。
  
  這五圓滿本原具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認識它,並且於其中觀修萬物清淨圓滿。?
  
  具足以上等起心的人,其行為之中應斷除聞法三過:不聽取之過、聽而不記之過、法與煩惱和合之過。
  
  不聽取之過就像容器口朝下,無論從上面傾注多少水,都不會進入容器內,這種人無法聽受所傳善法,所以,上師講經傳法的時候要認真細心聽取。
  
  聽而不記之過就像容器有漏洞,無論往容器內傾注多少水,都會漏光無餘,這種人不能領會佛法的深密要義,所以,要在心中深刻領會和記住佛法的心要義理。
  
  法與煩惱和合之過就像在美味可口的食物裡放進毒藥,吃得越多中毒越深,這種人聽聞到的佛法不能成為煩惱的對治法,相反,法學得越多煩惱越多,所以,聽法學法不能有煩惱邪執。
  
  聽聞佛法時還要斷除傲慢、無正信、無慾樂心、心識外散、內收昏沉、疲厭等六垢,還有記詞不記義、記義不記詞、不解句義而記、錯記、前後混淆而記等五不記。?
  
  聽法學法要依止四想,這四想分別是:把自己看作病人之想、把佛法看作良藥之想、把依法修行看作治病之想、把傳法善知識看作良醫之想。
  
  聽法要聽取六波羅蜜多法,學法也要學修六波羅蜜多法,這樣宣說和聽聞佛法將能得到無量不可思議的功德。一個畜生若能聽到傳法的螺號聲,也可以從惡趣世界中解脫出來。如果有機緣能夠聞法思法、依法修行,那是最有福份的人。?
  
  修學佛法不能只做表面文章,自己宣稱我要奉修佛法,別人也把你當作奉修佛法的人,這樣從表面上看起來你算是個奉修佛法的人,但是,作表面文章並不能斷滅過障,也不能增長功德,更不能取得解脫佛果。一個具格的修法者,最終要用領悟無我的智慧來破除我執,用驗證慈悲藏空性二諦無分的勝義智慧來取得二身雙運的佛果。要取得這樣的佛果,必須積累福慧二資糧,而且,最重要的是先要有信心。信心就像種子,如果種子被火燒過,就不會生根發芽,沒有信心的人,不可能生出菩提之綠葉,更不可能結出妙善白法之果。?
  
  佛祖教導我們「勝義」要由信心來領悟證取。信心分為清淨信、現求信和勝解信三種。
  
  清淨信是歡心於上師三寶,樂於隨上師三寶修學,淨信上師三寶的功德,在心中沒有絲毫的疑心雜念。這個清淨信就像年輕人遇見紅顏知己,愛慕之心頓時從心底深處湧現出來,任何阻力都抵擋不住。
  
  現求信是在渴望脫離輪迴,渴求涅槃之恆久快樂的前提下,樂於求取世俗所見善法、勝義智慧善法和雙運無別善法,並且對萬法能夠正確取捨,這個現求信就像商人求利經營。
  
  勝解信是對基、道、果諸法深信不疑,堅信宣說基、道、果法的教言是無偽真言,然後在這個基礎上學修基、道、果諸法。勝解信就像秋天的果實,人們在確信碩果纍纍的前提下,才進行秋收勞作。
  
  具足以上信心有許多功德:信心就像肥沃的土地,有了沃土才能使菩提種子生根發芽、開花結果;信心就像大海中的航船,乘船可以渡過輪迴苦海;信心又像保護神,護送你安全越過煩惱敵陣;信心像一匹千里馬,送你到解脫佛國;信心像如意寶珠,讓你心想事成;信心像勇士,能夠戰勝所有惡業。沒有信心,功德再多也像美女失去雙眼。所以,信心是生長一切善法的基礎,有了信心,才能得證諸佛智慧。?
  
  首先,要以信心來依止指明正道的上師,以信心來依靠隨上師修法的道友。其次,要用信心來聽聞佛法,然後把聽到的法義進行認真地思辨和修持。最後,要用信心去求取微妙菩提——諸佛的智慧,並且引導有緣眾生進入解脫正道。在大海中航行要依靠好的舵手,同樣,修法路上要依止指明正道的導師,才能證取無上解脫佛果。我們從用信心依止上師,用信心朝拜佛像、佛經、佛塔三佛田,用信心禮敬和繞轉等來積福除障開始,直至修習究竟道法,要用非盲從迷信的理性勝解信心去尋求無偽難得、得則具有殊勝意義、此生能夠心想事成、往生得到恆久快樂、勝過傳說中如意寶珠千萬倍的皈依對象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
  
  從輪迴到涅槃的所有因果萬法都包括在苦、集、滅、道四諦之中。就像不食有毒物不生疾病一樣,如果沒有集因——惡業與煩惱,就不可能產生三界輪迴的痛苦苦果。同樣,如果能夠修成道因真諦,那麼就可以證得涅槃智慧滅諦。
  
  在進入恆久快樂之門的路途中,我們可以採取多種方法行路。下士或勇氣小的人,在認知三惡趣為痛苦世界的前提下,有了出離三惡趣的心願,並在此基礎上斷捨十惡和修取十善,或者修煉禪定,從而修得天人勝果,脫離三惡趣痛苦。中士或勇氣中等的人,在認知三界六道輪迴為痛苦世界的前提下,用出離心和戒律嚴格約束自己,通過修煉禪定和斷除煩惱垢障後證得人無我,斷除部分所知障後證得部分法無我,從而取得阿羅漢果位,步入解脫涅槃妙道。上士或勇氣大的人,在出離痛苦輪迴和獨自解脫有寂二邊的前提下,了知業、煩惱、所知及習氣都是應斷垢障,用體證道諦、勝義二者無我的智慧來成就佛果法身,這是惟一的無垢正道。?
  
  產生輪迴痛苦的根本原因、毀壞解脫種子的惡敵、集諦業緣和煩惱的根源就是——我執。所以,我們要努力修學我執的對治法——無我智慧,這就像沒有魔術師後所有魔術幻相自動消失一樣。尤其要修學無上極乘妙法大圓滿究竟離戲本原法性,要超越以念治念,要在智慧本原解脫法界中斷滅業緣、煩惱、所知及習氣,從而即身成就佛果法身,這是最殊勝的修行方法。在修法歷程中的遠道、近道、捷道和最快妙道的快慢分別,就像我們爬行、步行、乘車和坐飛機,有著很大的差別。修習捷徑妙道之法,可以讓我們在較短的時間裡獲證佛果。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