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所對應的境界色、聲、香、味、觸、法,都是無常而且必將滅亡的東西。我們的眼睛所看到的色物,無論大小都是由「四大」作為基本因素的聚合體,而且都是無常、不斷變化的物體,就連物質的基本組成成分「四大」也是在不斷地生滅變化之中。由微塵堆積而成的堅固高山大地和大海湖泊圍繞的世界也都會有毀滅的時候,同樣,日月星辰等所有無生命和有生命的萬物,都將會發生變化直至毀滅。
  
  為什麼一切萬物都要發生變化直到最終毀滅呢?因為它們都有從初始到形成的過程,有成必有壞,有生必有死,世間萬物都必須遵循這個自然規律,無一例外。萬物的生滅過程,不僅有開始生的時候和最後滅的時候,還有剎時不停的變化過程。我們從兒童到老年的巨大變化,是眾多剎時變化積累的結果,是在長期不斷變化的過程中逐漸變老的,而不是突然有一天變成了老人。
  
  在談論以上問題的時候,我和你的壽命又失去了幾剎那,我們又向死亡邁進了一步。其實我們的這個血肉身軀非常脆弱,它無法忍受微小的寒暑變化,碰上銳器它會劃破,撞上硬東西它會破碎,強力拉扯它會撕裂,就算小心放置也會染上四大疾病而死亡。甚至有時候,吐完一口氣之後無力再吸納另一口氣而中途死亡,頃刻間活人變成了死人。不僅我們脆弱的軀體如此變化無常,就連堅硬的岩石,和此劫形成以來所有的山河大地,也在剎時之中變化生滅。?
  
  眼睛所能看見的大小色物在變化無常中生滅的同時,我執的對象——身體也在無常中不停地變化生滅。同樣,耳朵所聽到的聲音就像空谷回音,也是變化不實,還有香、味、觸、法也無一例外地不可靠、不堅固、不恆久。我們自身的意識活動和上述色、香、味等一樣沒有任何真實可靠的成份,就連我們每個人的人生旅程也像昨天的夢,昏沉不醒,一片迷妄。
  
  如果我們是朝著同一目標前進的旅伴,而且我們都是被迫踏上這個旅程的,我們的路又是伸向虎豹之穴,那麼我們一定都很害怕,一路上我們都會想著前面即將遇上的兇猛虎豹。而我們即將面對的死亡,其實要比兇猛的虎豹可怕得多,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不去思考怎樣迎接死亡,反而無憂無慮、悠閒自在地生活,這種迷妄和勇氣是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有的。
  
  在這裡,我想說一件我自己親身經歷的無常事實。
  
  我小時候身體比較瘦,眼睛又大又亮,突出的兩頰格外顯眼。到了中年,我的身體結實健壯,面部圓黑髮亮,牙齒潔白整齊,一雙明亮的眼睛炯炯有神,人們都說我長得很英俊。但是,一樁意想不到的突發事件在一九八二年的秋末發生了,一場車禍把我傷成了醜陋的模樣,從此我便成了看起來令人生畏,聽起來讓人悲傷的人。母親倍加愛護的寶貝,佐欽寺僧俗信眾敬仰喜愛的活佛,成了身上有終身殘缺的殘疾人。?
  
  那年秋天,為了完成佐欽寺的弘法利生大業,我準備起程前往印度。在沒有上路之前,我在大雪山前的岩石上燒了柏香淨煙,並且在供塔上掛了適應自己屬相的藍色彩旗,以及其他各種顏色的風馬彩旗。我還大聲誦唸經咒,圍著供塔右繞了三圈。當我向空中拋灑五色風馬彩紙的時候,看見東邊的彩雲正伸向南方,有一隻雄鷹在彩雲邊展翅翱翔,我的心頓時激動起來,頃刻間想起了很多悲喜交加的往事。待我重新鎮定心神的時候,我提醒自己不要忘記所肩負的弘法重任,並在心中暗暗向佛與佛子發了誓願,作了祈禱,我還以虔誠之心暗暗領受了微妙菩薩勝戒。?
  
  在燒供淨煙、祈願順利的那一天,我以無比真誠的敬信心呼喚十方三世諸佛與善法護法神眾、吉祥天地山神,祈求諸佛諸護法神助我一臂之力,保佑我早日完成弘法利生的事業,不負前輩大德們的重托。之後,我便乘坐北京吉普車,駛向了高山峽谷中彎彎曲曲、坎坷不平的土公路。?
  
  我和駕駛員以及幾位同伴上路的第二天,當我們在黎明前的熹微中開車行駛的時候,遇上了前方一位黑臉姑娘,她正好背著空木桶去背水。按照我們藏族人的傳統習俗,行路人遇上空木桶是很不吉利的凶兆,但我們都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我還平靜地念誦著藏人常念的本尊禳解文。當我們越過高山,進入異地他鄉的那一刻,一股強烈的西北風忽然吹得天昏地暗,當時我們的吉普車正疾速往山下飛奔。突然,一輛解放牌貨車也以飛快的速度迎面向我們衝了過來……撞車之後,我們的車被擠壓成了一個鐵球,致使傷員從車裡取出來也非常困難。?
  
  就在撞車的那一剎那,我只聽到了一聲鐵與鐵相互碰撞的巨大卡嚓聲,瞬間我便感覺到全身的血液往頭部湧去,一陣劇烈難忍的疼痛,使我立刻昏死過去。在昏迷中,我感受到了快速展現出來的死亡次第,一時的休克瀕死中我還體驗到了本原光明的顯現。就在智慧與心念分離,距生死之間只差一步的那一刻,由於蒙受上師本尊的加被、誠心淨諦的護佑和從前發願的助力,使我又從昏死休克中甦醒過來。當我以明、增、得的次第從昏死返回到世間之後,我經歷了從昏迷模糊到神志清醒的全過程,並有了一生當中生死不止一次的無常體驗。
  
  沒有撞車之前,我的四肢五根功能發揮正常,身體非常健壯。撞車之後,我滿臉的傷口流血不止,能夠勉強睜開的右眼只能看見一片紅光,而左眼用力睜都睜不開。當時,我用鮮血寫下了一首無常詩詞,我要用這首血詩提醒後人常思無常。現在,我的左眼已經殘廢了,左腿因骨折而落下了行動不便的後遺症,這是降臨到我身上的、真實演示無常規律的無常上師。
  
  作為接受過上師的教導和熟悉佛法義理的人,我沒有怨恨自己遭遇的不幸,相反,我時常發心用此遭遇把我的快樂和善業佈施給眾生,把眾生的痛苦和惡業轉移到自己的身上,讓一切如母眾生的所有痛苦,從此消失淨滅,並且在眾生的心中植入解脫的種子,使眾生能夠很快往生到極樂世界裡。尤其是那個開車衝向我們的貨車駕駛員,他和其他眾生一樣渴望快樂,厭惡痛苦,我發心祈願他不要在這一生和往生遭受業報。我進一步大發願心,願所有與我結下善惡因緣的眾生,都能獲得菩提心的滋潤。為了把願心實踐在行動中,我多方請求免除賀駛員的所有責任,不要給他任何懲處。?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以後,我拄著枴杖拖著殘疾的身體繼續上路,沒有退縮,沒有畏懼,終於完成了肩負的使命。?
  
  無常就是這樣,一個健康正常的人,頃刻間就可以變成皮開肉綻、傷筋斷骨的殘疾人。這個地球上的很多人,過的是富足的生活,年輕而且充滿朝氣,他們根本不會想到無常和死亡。但是,當一次又一次的突發遭遇降臨到他們身上時,他們當中的很多人便會突然喪命,這樣的實例舉不勝舉。我所經歷的瀕死經驗告訴我:無常存在於隨時隨地,死亡每時每刻都在召喚著我們。?
  
  我們因為有前世累積的福德,所以能夠在今世獲得暇滿人身如意寶。與其他眾生相比,在數量上人類是非常稀少的,在智慧上人類是超群的,能得到人生就像在針尖上累起豆子一樣稀有難得。來到人世間之後,我們與業緣相互關聯的父母、親友和子女共同生活在一起,這期間雖然有許多快樂和幸福,但也有很多失意和痛苦。當與父母親友短暫離別的時候,我們的心便會憂愁傷感,當我們得了重病或即將死亡的時候,我們的心又會悲痛欲絕。因此,我們要經常想到自己將會有生病和死亡的時候,並且要考慮如何才能圓滿地結束這個自己倍加珍愛的生命和軀體。?
  
  我們當初由於父母的精卵結合而被生下來的時候是小孩子,然後經歷了少年和青年時期。今天,我們當中的許多人已經進入中年或邁入老年。隨著歲月的流逝,我們將一天又一天地走向衰老,我們身體的變化將越來越大,我們機體的四大平衡協調能力將越來越差。當四大失衡而生病的時候,我們已經臨近死亡了。雖然死亡很可怕,許多人甚至害怕提起「死亡」二字,但是,我們必須面對死亡,因為任何人都無法迴避走死亡之路。從前來到世間的皇帝、皇后和宰相等人中顯貴,雖然他們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和主宰一方的能力,但他們卻沒有辦法不走死亡之路。就連任意駕馭氣心的大成就者,也顯示了涅槃入滅之相。我們的這個軀體就像水泡一樣的脆弱,經不起任何大風大浪的衝擊,對此我們還能找到什麼可信賴之處和能夠恆久不變的東西呢??
  
  當然,我們都知道我們終有一天會死亡,但是,我們卻把死亡的那一天想得很遙遠,我們總是認為現在還不是自己死亡的時候。如果我們固執地把死亡當作遙遠的未來事情,那是非常危險的,因為人生的壽命誰也無法猜定,當死期到來的時候,誰也得不到事先通知。我們不知道自己是明天死還是明年死,我們也沒有把握不會在今晚就死去,我們無法肯定死完一個月後不會投生為可怕的畜生。儘管如此,我們就像被牽進屠宰場的牲畜,除了等待死亡,沒有任何其他可以改變現狀的辦法。?
  
  在《佛說勝軍王所問經》中這樣說道:「勝軍大王,如果四周堅固高大的山都往內坍塌,那麼其中的草木和動物,很難從災難中快速逃離,或用武力征服災難;或用財寶收買災難;或以藥物制止災難。同樣,眾生也很難從生、老、病、死四怖畏中快速逃離,或用武力征服怖畏;或用財寶收買怖畏;或用藥物制止怖畏。」誠如佛祖所宣說的那樣,我們的壽命流逝得很快,和閃電、滾石、瀑布一樣一瞬即逝,我們確實沒有很長的時間可以安心居住於人世間。因此,我們一定要努力實現暇滿人身的重大意義,這件事情已經迫在眉睫,必須趕快行動。
  
  修習善法之初,需要修學的秘訣便是觀思人生無常。在大圓滿心髓妙法的經典中,遍知大師吉美林巴宣說了如下開示法語:?
  
  如果我們之中的某個人,突然來到一個大沙漠的中央,沙漠中不僅見不到行人的蹤影,而且看不到任何飛禽走獸。狂風肆虐中,只有枯木乾草在作響,乾旱廣闊的沙漠顯得異常荒涼恐怖,孤獨的人一定會感到傷心和絕望。?
  
  就在這個時候,這個人突然看見有兩個人朝自己走來,他不知道那白色的男人和黑色的女人來自何方。待他們走近時,兩個人同時告訴他有一個叫做六聚幻化城的地方,那裡有許多如意寶貝,希望他能夠一起乘船過海,前去取寶。這個人同意了。?
  
  當他們到達海邊的時候,只見大海廣闊無邊,海面上波濤洶湧,海裡有許多鯊魚等眾多兇猛可怕的食肉海獸,遇上這些海獸,人人都必死無疑。驚恐之餘,這個人很想馬上逃離,但又想得到寶貝,想來想去他還是心驚膽戰地上了船。?
  
  當船到達大海中間的時候,海面上突然刮起了狂風,令人恐懼的狂風把他們手中的雙漿頓時吹成了碎片,巨大的海浪把船拋入空中之後,又好像要把船拉入海底。此時此刻,他們想逃離卻無處可逃,高聲呼救也沒人應答,想抓住船隻不放又無濟於事,死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強行降臨到了這個人的頭上。以前雖然知道死亡終將到來,但他並沒有為死亡積修善法,如今子女、財產、家人和親友即將與他永別,世間所有的一切都不能給他帶來一絲一毫的幫助。在恐懼和無助中,束手無策的他只有絕望地嚎啕大哭。?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對面當空,恩重如山的上師化作蓮花生大師的威儀之相出現了!上師告訴這個人說:「你從前視輪迴苦海為如意寶洲,根本不會想到為死亡積修善法,如今你的攀緣執著是從根本無明中產生出來的,引誘你的一男一女是俱生無明和遍計心識,你身處的大海是無邊輪迴苦海,你乘坐的船是猶如水泡般的有漏幻化身軀。划船的雙漿突然破碎,是日夜相續的人生壽命到了盡頭,再也無法彌補延續。善男子,今天你不僅要面對死亡,而且要接受先前所積的黑白善惡二業的果報,你準備如何面對這即將發生的一切呢?」?
  
  於是,這個人就在痛苦和驚慌中誠心誠意祈禱上師,祈求上師恩賜加被。絕望的人終於得到了上師的護佑,上師從心際放射出繩索一般的光芒,當光芒照到這個人的心際時,船徹底翻在了海裡,同時他的身體與心識分離而死亡。這個人死後,就在三身寶蓮光明宮中,證得了與蓮花生大師無二無別的佛果。
  
  吉美林巴大師要求我們:對遭遇同樣厄運和遭受恐怖折磨的眾生,要有救度之心和能夠修成救度能力的宏願。今後,我們要把三時諸念置於無執無著的境地,讓念想自由放鬆,不加取捨執著。我們還要在各境各域,都分別放置守護神——正念。?
  
  鄔金蓮花生大師要求我們這樣觀修:
  
  在一個山口朝北的大山溝裡,自己不知道自己來自何處,那裡既沒有行人,也沒有任何生命活動的聲音,四週一片黑暗恐怖,只聽見瀑布河水在嘩嘩地飛流,狂風在嗚嗚地吹掃,枯草在風中淒涼地顫動。太陽快要落山了,高聳入雲的山崖邊,不知從哪裡飛來的烏鴉在呱呱亂叫。人在其中,忍不住大喊大叫起來,面對空谷訴苦道:「孤獨的我,沒有朋友作伴,不知道該往哪兒去?我的故鄉、父母、子女和所有的財產,此時此刻都在哪裡呀?我還能回到家裡嗎?」
  
  悲傷迷惘之中,踉蹌走路的自己,一失足從懸崖上掉了下來。就在往下掉的過程中,看見崖石縫裡長有一把青草,於是拚命用右手抓住了那把草,吊在了懸崖中間,從未有過的驚恐令全身上下都在不停地顫抖。往下看是萬丈深淵,往上看是直指雲天的懸崖,陡峭的懸崖側面平滑得就像一面鏡子。?
  
  狂風還在嗚嗚地吹個不停。突然間從右邊巖縫中出來一隻白鼠,爬到那把青草邊,啃下一根草後叨著走了。接著從左邊的巖縫中又出來一隻黑鼠,它和前面的白鼠一樣啃下一根青草後叨著走了。就這樣,兩隻老鼠輪流啃草,眼看著青草越啃越少,馬上就要啃完了,自己很清楚這樣等下去不會有什麼好結果,但又沒有任何能力趕走那兩隻老鼠。
  
  死亡已經在一步一步地向自己逼近,心中害怕至極,身體顫抖得越來越厲害。這時心裡在想:「可憐呀!今天我就要死了,沒有任何逃脫的機會。只可惜此前沒有思及死亡之事,也沒有積修善法,往後要去的地方一定非常可怕,如今我沒有任何準備,而且根本沒有料到今天就會死去。現在,死亡已經突然降臨,從今天起,我不得不和子女、親友、財產等世間的一切永遠分離,再也不可能相聚了。我就要進入到從前未曾到過而且又非常可怕的陌生地方,這一切將是多麼恐怖呀!我還能想出辦法避免一死嗎?」想著想著,自己便忍不住尖叫號哭起來。
  
  正在痛苦和絕望中垂死掙扎的時候,對面當空,突然出現了自己的根本上師。上師慈眉善目,端坐在蓮花寶座上,手裡拿著鼗鼓和金剛鈴,身穿六種莊嚴骨衣。上師對自己開示說:「有為之物皆無常,都在頃刻間變化生滅。人生壽命就像從山上滾下來的石頭,一瞬即逝,很快便會壽終命絕。不明白這個簡單道理的眾生,實在是愚癡到了極點。如今,你無法免此一死,還望你能夠對上師產生清淨的敬信。」?
  
  聽到開示以後,自己頓時醒悟。心想早知有今日的下場,當初一定會努力積修善法,事到如今,後悔也沒有用,無論生與死,一切願聽上師三寶的安排。自己還暗暗祈禱,希望上師能把自己從懸崖邊救走。想到這裡的時候,只見上師從心際放射出一道光芒,光芒照至自己心際時青草斷了,自己立刻被那道光芒送入極樂世界。到達極樂世界之後,從自己的心際再放射出無數道光芒,把三界眾生也全都帶入極樂世界,這樣觀想的時候,心中要充滿慈悲感。
  
  如此觀思各種死亡情景之後,對待死亡再也不能僅限於有所耳聞或知道會死,要時常觀思死亡。觀思死亡的做法可以視為心法的修持,沒有修成這個心要法門,就不可能修成其他任何殊勝道法,所以,一定要經常用心觀思死亡。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