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第六世佐欽法王 吉紮。向秋多吉圓寂前留下的預言

第六世佐欽法王吉扎•向秋多吉圓寂前留下的預言第六世佐欽法王吉扎•向秋多吉於公元1959年、藏歷土豬年霍月正月初一圓寂,時年二十五歲。 在法王圆寂前几个月的一天下午,他突然对侍者顿珠平措和索囊多丹说道:“快准备一些供品,我要去一趟中湖莲师修行洞。”在法王圓寂前幾個月的一天下午,他突然對侍者頓珠平措和索囊多丹說道:“快準備一些供品,我要去一趟中湖蓮師修行洞。”
两位侍者说:“仁波切,现在已到下午,坐骑也没有准备好,是不是明天去为好?”兩位侍者說:“仁波切,現在已到下午,坐騎也沒有準備好,是不是明天去為好?”
但法王说:“必须得今天去,没有坐骑步行去也可以。”但法王說:“必須得今天去,沒有坐騎步行去也可以。”

於是,師徒一行步行來到中湖蓮師修行洞,在蓮花生大士“如我一般”像前做了一個簡短的會供。 其间,法王用法衣蒙头哭了一陣,然后,写下了一篇短文放在莲花生大士像心口处的法衣内。其間,法王用法衣蒙頭哭了一陣,然後,寫下了一篇短文放在蓮花生大士像心口處的法衣內。 在回程的途中,由于天色已晚,法王顺路来到住在丹坚刚的父亲、持明大成就者阿旺诺布的闭关驻地。在回程的途中,由於天色已晚,法王順路來到住在丹堅剛的父親、持明大成就者阿旺諾布的閉關駐地。 当父亲问他们为什么这么急匆匆地前来时,法王回答说他们是来做会供的,但没有具体解释原由。當父親問他們為什麼這麼急匆匆地前來時,法王回答說他們是來做會供的,但沒有具體解釋原由。 父亲又向索囊多丹询问为什么一定要在今晚来做会供,于是,索囊多丹把事情经过如实相告。父親又向索囊多丹詢問為什麼一定要在今晚來做會供,於是,索囊多丹把事情經過如實相告。 父亲听后,立即派侍者桑腾去把那篇短文请过来。父親聽後,立即派侍者桑騰去把那篇短文請過來。 当快步如飞的桑腾迅速带来那篇短文后,父亲看到短文上这样写着:當快步如飛的桑騰迅速帶來那篇短文後,父親看到短文上這樣寫著:
“由于时劫衰落和各种违缘,此生中没有做出利益佛法和众生的贡献,而下一世会生为一个精通五明、戒律清静的贤德之士,以利益佛法和众生。并已为此做了广大的祈愿。” “由於時劫衰落和各種違緣,此生中沒有做出利益佛法和眾生的貢獻,而下一世會生為一個精通五明、戒律清靜的賢德之士,以利益佛法和眾生。並已為此做了廣大的祈願。”
父亲看后大为惊叹,随后神情激昂地对法王劝请道:“大乘菩萨的发心,越是世态没落之时就越发精进,您现在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您必须要长久住世啊!”父親看後大為驚嘆,隨後神情激昂地對法王勸請道:“大乘菩薩的發心,越是世態沒落之時就越發精進,您現在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您必須要長久住世啊!”
法王听后露出了笑容,但却没有说什么。法王聽後露出了笑容,但卻沒有說什麼。 看来,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心向他界了。看來,他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心向他界了。
这是根据如今还健在的、法王当时的侍者索囊多丹的回忆写下的。這是根據如今還健在的、法王當時的侍者索囊多丹的回憶寫下的。
另外,在当今佐钦大圆满法脉传承的大成就者法王白玛格桑仁波切十四岁时,有一天,年幼的仁波切和往常一样把头依偎在法王的怀中而坐时,法王停止了诵经,用手抚摸着他的头,认真地说:“我的主人是你!”白玛格桑尊者说:“当初,对于法王的异常言行,我感到非常纳闷,还寻思法王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后来我才明白法王当时所说的话是授记未来之言。当时的情形如同烙印般深深地镶在了我的脑海里,无论苦乐变迁,我都时时铭刻在心。”另外,在當今佐欽大圓滿法脈傳承的大成就者法王白瑪格桑仁波切十四歲時,有一天,年幼的仁波切和往常一樣把頭依偎在法王的懷中而坐時,法王停止了誦經,用手撫摸著他的頭,認真地說:“我的主人是你!”白瑪格桑尊者說:“當初,對於法王的異常言行,我感到非常納悶,還尋思法王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後來我才明白法王當時所說的話是授記未來之言。當時的情形如同烙印般深深地鑲在了我的腦海裡,無論苦樂變遷,我都時時銘刻在心。”
在法王圆寂前的几天,法王对他的副管家索杰说:“你要好好抚养白玛格桑活佛,我们不久就会相会的。”在法王圓寂前的幾天,法王對他的副管家索傑說:“你要好好撫養白瑪格桑活佛,我們不久就會相會的。”
有一次法王在换法衣时,还曾说自己也许会被刀所伤。有一次法王在換法衣時,還曾說自己也許會被刀所傷。 如此等等,在法王留下很多明见未来之言后,于二十五岁时即土猪年霍月正月初一的晚上,在佐钦圆寂了。如此等等,在法王留下很多明見未來之言後,於二十五歲時即土豬年霍月正月初一的晚上,在佐欽圓寂了。
之后,法王的上师大堪布拥丹贡布仁波切于初五日主持了法王的荼毗仪式。之後,法王的上師大堪布擁丹貢布仁波切於初五日主持了法王的荼毘儀式。 荼毗时,在诸多神奇的祥瑞妙兆中,众人发现了一片具有天成“阿”字的额骨和五色舍利以及无数的白色舍利子。荼毘時,在諸多神奇的祥瑞妙兆中,眾人發現了一片具有天成“阿”字的額骨和五色舍利以及無數的白色舍利子。 那天,大堪布拥丹贡布仁波切对众人预言道:“在不久的将来佛法将会重新得到恢复和弘扬、法王的转世化身将会乘愿再来。”然后,写下了祈愿法王转世的祈请文。那天,大堪布擁丹貢布仁波切對眾人預言道:“在不久的將來佛法將會重新得到恢復和弘揚、法王的轉世化身將會乘願再來。”然後,寫下了祈願法王轉世的祈請文。

多傑尼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